点击关闭

暴力游行-在近期香港一连串激进游行示威和暴力事件中-国内新闻热点

  • 时间:

75岁大爷学芭蕾

進入8月後,「暴」和「亂」進一步升級,激進分子行徑囂張,無法無天。他們以所謂「游擊」方式,四處流竄滋擾破壞;發動所謂「罷工」,阻塞公共交通,妨礙廣大香港市民正常上班;破壞公共設施,悍然圍攻多區警署、襲擊警員,不斷升級的暴力將香港推入危險邊緣。

8月3日,部分激進分子借在旺角遊行之名,偏離警方批准遊行路線,分散多路在油尖旺地區展開流動式衝擊破壞。激進分子兩度堵塞紅磡隧道,令香港島與九龍間的來回交通陷於停頓;先後攻擊或圍堵尖沙咀、旺角及黃大仙警署,噴寫辱警字句,言語挑釁警員,用磚頭、雞蛋、油漆等雜物攻擊警署,破壞警車,甚至在警署門口公然縱火。

11日,在多區的非法集會中,有暴力示威者破壞公物、堵塞道路;圍堵警署,以激光、磚塊襲擊警務人員;更有暴力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令警務人員受傷。

7月7日,示威者發起九龍區遊行,致使高鐵西九龍站全日客流量大幅下跌,港鐵稱,當日約3.1萬人次搭乘高鐵進出西九龍站,較平日周末平均客量暴跌50%。遊行結束后,激進示威者當晚在尖沙咀多條道路上非法集結,阻塞交通,與警方對峙叫囂。有市民不滿堵路,上前理論,遭到激進示威者圍攻。作為旅遊購物區的尖沙咀受遊行衝擊,大部分商戶提早關門,廣東道上許多名牌店外人潮不再。

7月14日,激進分子在沙田再次使出「先遊行,后佔領」的伎倆,暴力襲警,行徑極其惡劣。激進分子不僅拆下附近欄杆,築成三角形的「鐵欄陣」作路障,還用削尖的竹枝作武器;還有激進分子從高空向地面的警員投擲磚頭、雨傘等雜物。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激進分子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一名便衣警員在電梯上被暴徒踢倒,滾落到地面,其後激進分子一擁而上,圍毆警員,並從商場高層向增援警察扔雜物;在新城市廣場另一位置,有暴徒用雨傘襲擊多名警員;還有十多名防暴警察被激進分子包圍,被拳打腳踢……事件中,至少有十名警察受傷,有的被硬物擊中倒地昏迷,有的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手指被咬斷,血肉模糊……

6月9日,有示威者發起「反修例」遊行,10日凌晨激進分子意圖衝擊特區立法會,並堵塞周邊道路,襲擊警察。襲擊者組織嚴密、分工明確,有人在前排充當「攻擊手」,有人專責「布防」,有人擔任通信員,傳遞警方位置信息。激進分子疊高鐵柵欄推向警方防線,向警員投擲雨傘、水瓶、鐵枝等硬物,甚至有人企圖搶奪警員佩槍。事件導致8名警員受傷。

進入7月,事態進一步升級。激進分子在香港多區蓄意製造事端,或非法集結或非法遊行。他們將暴力魔爪伸向社區,滋擾市民正常生活,惡意襲擊警務人員,肆意破壞社會公共秩序,嚴重損害香港法治。他們的暴力行徑令人髮指。

據記者觀察,目前激進分子的裝備日益齊全,配有頭盔、眼罩、口罩、木製盾牌、雨傘、行山杖等裝備,有的甚至穿戴防毒面具、戰術背心、迷彩服等軍事化裝備,整個事件背後有周密的策劃。

令人警惕的是,香港警方近期接連查獲激進暴力分子的武器庫。7月19日,警方在荃灣區一座工業大廈內查獲烈性炸藥TATP(三過氧化三丙酮)、燃燒彈、汽油、利刀、鐵通等武器,拘捕的多名嫌犯中有「港獨」分子。近日,警方在沙田及天水圍搗破懷疑與示威有關的武器庫,檢獲煙霧彈、汽油彈、弓箭等武器,拘捕11人,其中也有「港獨」分子。據了解,從6月9日至8月6日,在香港發生的一系列示威衝突中,香港警方已拘捕589人,被捕者涉嫌非法集結、暴動、襲警等罪行。

  

  四处滋扰,暴力升级,将香港推入危险边缘

7月6日,示威者在屯門發起所謂「光復屯門公園」遊行。期間有示威者與包括老人在內的居民發生多起爭執,有正常活動的居民不堪滋擾,躲入公廁避難,被圍困近兩小時,最後由警員護送離開;還有女子遭人潑液體並拳打腳踢。入夜後,有激進分子佔據馬路,包圍屯門警署叫囂指罵。不少當地屯門居民表示不滿,直指這些示威者是真正擾亂社區安寧的破壞者。

8月7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通報了中央關於穩定香港當前局勢的重要精神,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急迫任務。

包圍警總,衝擊立法會,肆意挑戰管治權威

7月28日,激進分子以在中環舉行集會為名,進行非法遊行,激進分子在港島中西區令港島交通嚴重受阻。在港島西區,激進分子掘起路面磚塊、拆下街邊鐵柵欄、挪用垃圾桶等設置路障,破壞附近路牌和燈柱,在多處路面縱火,更自製「火焰車」衝擊警方防線。有人配備弓箭、燃燒彈等高殺傷力武器,有人在小巷暗處以彈弓向警員發射硬物,還有人從高處投擲磚塊、路牌等「空襲」警員,暴力再次升級。

回顧這兩個月來發生在香港的嚴重暴力事件,不難發現,修例事件已經變質,正如不少香港人士所指出的,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如果任由「暴」和「亂」持續下去,不僅會危及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而且會毀掉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威,毀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毀掉香港的繁榮穩定,毀掉「一國兩制」,廣大香港市民不會答應,全國人民也不會答應。

在一些別有用心人士的煽動下,從6月開始的遊行屢屢演變為暴力衝突,其行動完全超出了和平遊行示威的範疇。激進分子有組織襲擊警察事件開始發生,警察總部兩度被包圍,政府部門受到滋擾,特區立法會大樓更遭到嚴重衝擊和大肆破壞。激進分子肆意破壞法治,挑戰特區管治權威。

7月13日,有人以「反水貨客」為名發起所謂「光復上水」遊行,但遊行最後演變成暴力衝突。激進分子肆意拆除附近鐵欄,堵塞主要幹道,以雨傘、鐵棍等圍毆警員,還有警員被疑似有毒刺激性粉末及腐蝕性液體襲擊,事件中至少有16名警員受傷。有路過的無辜市民被指拍攝激進分子容貌,遭到拳打腳踢。區內大量店鋪落閘停業,生意大受影響。入夜後,激進分子轉往區內商鋪搗亂,把葯妝店門口的貨物扔向店內,還有店鋪招牌被拆毀。其後警方依法展開清場行動。

暴力衝擊中聯辦和辱國事件發生后,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香港特區政府與社會各界齊聲譴責極端激進分子的暴行。香港警方已於7月26日拘捕一名涉案男子,其涉嫌刑事毀壞、非法集會及侮辱國徽三項罪名。警方表示,調查仍在進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13日晚、14日凌晨,在香港國際機場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暴力事件。在機場非法集會的部分激進暴力分子對兩名內地居民實施了嚴重的人身傷害行為。13日20時許,他們先是非法禁錮了持因私往來港澳通行證到香港機場送人的深圳居民徐某,用索帶將他綁上,用鐳射槍照射眼睛並虐打,致其昏迷,在救護人員到場后,又百般阻撓救助。最後在警方的協助下,用時近4個小時才將徐某解救。其間,他們還圍毆了一名警員,搶奪其警棍。14日凌晨時分,激進暴力分子又以懷疑《環球時報》記者付某假扮記者為名,將其雙手捆綁並圍毆,致使付多處受傷。

6月12日,激進分子先是霸佔金鐘一帶街道非法集會,其後有組織地衝擊警方防線,更以磚頭、自製鐵矛等武器襲警,造成22名警員受傷。至深夜,激進分子仍集結在立法會一帶,更投擲自製燃燒彈。警方表現克制,但有人不斷衝擊防線,警方迫不得已使用適當武力驅散示威人群。

修例風波發生以來,香港警方在承受巨大壓力的情況下,堅守崗位,無懼無畏,執法非常專業、克制,是維護香港社會治安的支柱,也是守住社會穩定的最後一道屏障,無愧於世界上最優秀警隊的讚譽。從6月9日至8月5日凌晨,在執法行動期間,已有139名警員受傷。

極端激進分子公然挑釁國家尊嚴的黑手並沒有就此作罷。8月3日示威者在旺角遊行,但遊行再次演變為暴力衝擊。期間,有數名蒙面黑衣極端激進分子在尖沙咀天星碼頭扯下某建築物前懸挂的國旗,扔入海中,並升起印有「港獨」標語的旗幟,公然挑戰國家主權。8月5日,香港多區出現嚴重違法示威及暴力活動,當晚極端激進分子再次到尖沙咀扯下國旗,扔入海中。這些暴徒可謂囂張至極、喪心病狂。

8月5日,激進分子將滋擾、暴力惡行大幅升級,由日到夜,分成多批,在全港多區發起滋擾活動,大肆破壞搗亂,甚至做出極端違法行為。香港十多個地區的公共道路設施受損,包括路邊欄杆和行人路的路磚被拆走、安全島標柱被損壞、道路設施被塗污、大量路口交通燈受損等;香港整體交通受到嚴重影響,36條道路及紅磡海底隧道一度受阻,96條巴士路線需要暫停服務或更改路線,港鐵有8條路線服務嚴重受阻,有超過200個離港及抵港航班取消。記者走上街頭髮現,滋擾活動對香港交通、餐飲、服務業造成全面衝擊,市民日常生活嚴重受擾,民怨沸騰,甚至引發衝突。

6月26日,激進勢力煽動示威者第二次包圍警察總部。鐵馬封門、激光射眼、漆塗監控、塗寫粗口、高聲喝罵,強拆公共木椅的木條作武器,拆掉「香港警察總部」水牌的部分字母和筆畫。有反對派議員再次到包圍現場助威。除包圍警總外,網上還出現「起底」警務人員個人資料的不法行為。

6月21日,在特區政府已宣布停止修訂《逃犯條例》的情況下,激進勢力仍升級行動,包圍警察總部,有人向警總外牆投擲雞蛋,有人塗污外牆,有人用「水馬」、鐵柵欄堵塞各出入口,大閘被鐵鏈鎖上,閉路電視被膠帶、雨傘等遮擋。向警員淋油及使用激光射警員眼睛。有反對派議員到現場助威。當日,還有激進分子流竄至位於灣仔的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堵塞各出入口,阻礙市民使用公共服務;其後前往政府合署、高等法院大樓繼續堵塞行動。據記者現場觀察,激進分子在灣仔、金鐘一帶設置了多個物資站,派發頭盔、眼罩、盾牌、食物、水及醫療用品等。

香港發生的暴力事件是一切法治、文明、理性社會所不能容忍的。一切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踐踏法治尊嚴、破壞社會安定、侵害公眾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都逃脫不了被追究法律責任的結局。

在近期的遊行示威和暴力活動中,一些極端激進分子明目張胆地圍堵、衝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侮辱國徽國旗,公然挑戰中央政府權威和國家主權,肆意冒犯國家及民族尊嚴,觸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

7月28日和8月4日,部分激進分子妄圖再次衝擊中聯辦。這兩次妄圖衝擊中聯辦的激進分子被防暴警察阻止,圖謀未能得逞。

8月5日及次日凌晨,激進分子「兵分多路」,襲擊全港多區至少十間警署。在警署外塗鴉辱警字句,向警署和警員投擲硬物以及汽油彈、燃燒彈等,用可傷害視力的「激光筆」照射警員,破壞警車,在街道、警署和多處建築物等地縱火,剪斷電線。

在暴徒做出侮辱國旗極端行徑后,有不少香港市民自發專程來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發起守護國旗行動,舉行升國旗儀式,嚴正譴責暴徒辱國惡行,並向國旗敬禮。

7月21日,部分激進分子參加當日下午遊行后,在港島金鐘、中環一帶霸佔馬路。其後一些極端激進分子前往西環,圍堵、衝擊香港中聯辦大樓,向國徽投擲雞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彈,污損莊嚴的國徽,又破壞中聯辦的安防設施,塗寫侮辱國家、民族尊嚴的字句,甚至狂言成立所謂「臨時立法會」。警方晚上清場時,激進示威者在上環一帶投擲發出煙霧的燃燒物品、不明粉末、玻璃瓶等襲擊警方,還有人搶走警員的盾牌及在馬路上縱火。

圖為受傷警察的手(8月11日攝)。新華社發

  多区捣乱,制造事端,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經過一連串暴力事件,近期激進分子暴力烈度不斷提高。面對警方驅散,激進分子不但未有四散,有時更主動衝擊警方防線,並以多種武器反擊:中遠距離時,投擲磚塊、燃燒彈、汽油彈、油漆彈,用可傷害眼睛的「激光槍」照射,用彈弓彈射硬物,更有人手持弓箭,甚至在手推車上點燃雜物火攻警方;近距離時,從高處扔重物「空襲」,近身時則用雨傘、鐵枝、竹枝等攻擊。

  

7月27日,在香港警方明確發出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仍有部分人士前往元朗地區,舉行非法遊行集會並鬧事。少數激進分子違法堵路,阻塞交通;圍困警車,打爛車窗,以侮辱字句塗污車身。為避免激進分子與村民衝突,警方在各村口布防,有激進分子以粗言挑釁辱罵警員,其後投擲磚塊、鐵通等硬物,暴力衝擊警方防線,企圖闖入村內搗亂。還有激進分子包圍元朗警署,報案室被迫暫停服務。非法遊行期間,有反對派議員到場為暴力護航。

  冲击中联办,公然辱国,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8月4日,激進分子在港島西、銅鑼灣、將軍澳等地進行大肆破壞搗亂。肆意堵路塗鴉、圍攻多間警署、再度以「快閃」方式堵塞紅隧通道、流竄至金紫荊廣場塗鴉雕塑等。記者當日在商鋪林立、以往遊人如織的銅鑼灣商圈看到,隨着激進分子的到來,臨街商家紛紛落閘關門,大量遊客及行人隨即慌張離開。在激進分子被驅散后,銅鑼灣商圈遺下遍地垃圾,路障橫行,滿目瘡痍。

7月1日,本該是香港各界人士紀念回歸祖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的喜慶日子,暴徒們先是集結堵塞道路,衝擊警方防線,向警員投擲不明腐蝕性液體。在圍堵政府總部后,極端激進分子突然以極為暴力的手段衝擊特區立法會大樓,用鐵棍、鐵箱車破壞大樓玻璃外牆,用帶有毒性的化學粉末攻擊警察。他們強行闖入特區立法會大樓,在裏面大肆破壞,損毀莊嚴的議事廳和特區區徽,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毀基本法,展示象徵「港獨」的龍獅旗,更煽動成立所謂「臨時政府」。

更令人警醒的是,西方反華勢力與「反中亂港」分子內外勾結,狼狽為奸。在近期香港一連串激進遊行示威和暴力事件中,記者在多個現場發現,有外國人士出現在激進分子人群中,並與激進分子交談。近日,竟有「港獨」組織頭目在港密會美國駐港總領館官員。就在這次見面后的翌日,「港獨」組織就在社交網站上揚言,正在策動9月罷課。事實上,香港反對派和本土激進分子與外部勢力明裡暗裡的相互勾結早已是公開的秘密。美英等外部勢力不但對修例風波中的極端暴力行為視而不見,用「自由」「民主」「人權」的冠冕美化暴徒,更是毫不避諱地頻頻上演「指手畫腳」「召見彙報」的戲碼。這種「主子」和「狗腿子」間「耳提面命」「搖尾乞憐」的主僕醜態顯露無遺。

這些人肆意踐踏法治,惡意破壞社會秩序,搞得香港烏煙瘴氣、動蕩不安。一些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包圍和衝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肆意侮辱國旗、國徽和區徽,公然挑戰國家主權和「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其氣焰之囂張、行徑之惡劣,令人髮指。

自6月以來,香港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勢力借和平遊行集會之名,進行各種激進抗爭活動。雖然特區政府已多次表示修訂《逃犯條例》工作已徹底停止,但他們繼續以「反修例」為幌子,得寸進尺、變本加厲,暴力行為不斷升級,社會波及面越來越廣。

圖為受傷的警察(8月11日攝)。新華社發

特稿:修例風波中暴力亂港實錄

暴徒的辱國惡行嚴重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國旗及國徽條例》。《國旗及國徽條例》第七條規定,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划、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3年。

今日关键词:魔兽世界怀旧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