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薅羊毛”行为的民事法律性质是不当得利-白银新闻
点击关闭

系统商家-其次,“薅羊毛”行为的民事法律性质是不当得利-白银新闻

  • 时间:

西汉薄太后陵被盗

其實,「薅羊毛」的性質在現實世界中早已被定性,比如,幾年前的許霆案和何鵬案,都是因為其取走銀行卡內系統錯誤打入的巨款而承擔刑事責任。這種從天而降的餡餅,不僅僅是對人性道德的考驗,如影隨形的往往還有法律責任。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於損人利己的獲財方式,明知道可能導致他人重大利益損害,卻落井下石的行為確實不是正人君子所為。

本次雙十一活動中,一個商家錯誤將4500斤水果標價為26元。基於常識考慮,任何人都不會認為每斤水果只有3分錢,這種明顯因錯誤標價發生的交易後果,當事人可以通過訴請至法院予以撤銷。此次事件中,除了一般消費者外,還有個別網紅在互聯網散布這個漏洞,號召網民一起去「薅羊毛」。這種明知道商家錯誤標價,卻依然發佈的行為性質已經超過了道德範圍,有點類似尋釁滋事性質,情節嚴重的應承擔行政和刑事責任。

最後,「薅羊毛」達成的網購協議是可撤銷的。儘管電商法將商家標價行為定性為要約,買家購買行為定性為承諾,但民事法律行為的構成核心是意思表示,對於重大誤解或意思表示不真實的情況,民法賦予了撤銷的權利。同時,誠實信用與公平原則也是民事法律基本原則,我國是民商合一的法律體系,誠信與公平是判斷民事法律行為的重要標準。

首先,一些「薅羊毛」行為可能涉嫌詐騙罪等刑事犯罪。在法律上講,愛佔小便宜一般不會涉及到犯罪問題,但對那些利用和製造系統網絡漏洞,或者利用他人顯而易見的失誤,以騙取財物為目的,數額較大的,主觀惡性較強的,可能就會觸犯詐騙罪。這樣的案例最近幾年也多有發生,之所以將其定性為詐騙罪而非盜竊罪,主要還是考慮到「薅羊毛」行為的特殊屬性,是基於受騙者的錯誤認識和操作來獲得不法財物。當然,至於那些偽造他人身份證件註冊賬號、製造系統漏洞獲取利益、買賣他人身份信息等方式達到「薅羊毛」效果的,還涉嫌其他刑事罪名數罪併罰。

話又說回來,現在互聯網信息都是即時性的,對於商家來說,哪怕出現一次紕漏,損失都是不可挽回的。與其事後費時費力採取法律維權,不如當初更仔細地檢查單價,不給「薅羊毛」的人可乘之機,才是最好的選擇。

近年來,互聯網電商經濟中「薅羊毛」行為屢屢發生,在「羊毛黨」損人利己的狂歡下,那些不小心錯誤標價造成重大損失的中小電商卻身處絕望。從法律角度看,「薅羊毛」的行為並非是「正大光明」佔便宜那麼簡單。

其次,「薅羊毛」行為的民事法律性質是不當得利。法律對不當得利的判斷基於兩點,一是沒有合法依據,二是他人合法權益受損。前者講的是系統漏洞或失誤操作,後者講的是受害者的利益受到損害。不當得利的法律後果是應依法予以返還,返還行為產生的其他費用,應按照過錯比例雙方分擔。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今日关键词:吉喆因病去世